吉冈悠

—镇魂少年
—叶相关王相关全职相关
—拖稿
—坑?不存在的我保证
—晚期余粉,纯手工写文
—写文让我幸福
—康复期
—Depressive contend

第三斩
睡前速涂一只叶修
“有幸在那个雪夜,遇见最了不起的你。”

孤独症治疗日迹

你说你已经习惯淋雨,可我不习惯你被雨淋
倘若悲伤泛滥成雨,我在心里为你撑伞
无论如何,我爱你,一如一见钟情的过往

【叶橙】泡沫之恋(车)

·这章全是车预警,洁癖勿入
·朝八晚六,生活规律
·日常ooc预警,私设预警
·主叶橙,微伞修橙预警
·西幻背景
·人鱼paro
·科学家叶×人鱼橙
·短小,四五发吧我估计
·全是车全是车全是车,重要的事情再说三遍

————————————————————————

【打不开戳评论谢谢】

让我们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

https://m.weibo.cn/6132233451/4233499135480965

————————————————————————

奶黄包搜着看看就行了,被我吃了

已经忘了自己临摹的是啥系列:)
第一斩

最不洁的目光总在审查道德,最冷酷的言语总是冠冕堂皇。

玉汝鱼成:

emm在这里~为自由拓路者,不可使其困毙于荆棘

刚刚看到有被删掉的评论,说通篇除了情绪和自我感动毫无意义,偏见最深的大叔大妈不会看到,写这玩意不如线下做做科普来的有意义。

首先,谁说我们没做呢。而且,文字的意义不在于感动和说服,难道把每个汉字变成钢弹砸死谁吗...不只是写给大叔大妈看的,是给还年轻的我们,以及我们迟早会有的下一代,是给未来的,不要放弃

偏见还会有,但不要放弃各种方法努力

【叶橙】泡沫之恋

        ·朝八晚六,生活规律
        ·日常ooc预警,私设预警
        ·主叶橙,微伞修橙预警
        ·西幻背景
        ·人鱼paro
        ·科学家叶×人鱼橙
        ·短小,四五发吧我估计

        ————————————————————————

        (三)

叶修还来不及开口,只觉得一阵清冽的海水气息扑面而来,是人鱼拥住了他,冰凉娇小的身体微微颤抖。

“叶修……叶修……”近了些才听到人鱼低低的啜泣,平日里唱着歌的嗓音此时正低哑着念出一个名字,“我好想你……”

“你认识我?”叶修拥着人鱼,对方穿着男式防护上衣,衣服的主人昭然若揭。

人鱼点了点头,放开叶修,将他手中的画慢慢展开,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里满是怀念。她突然起身握住叶修的手,走到倾斜的看不出原有形状的窗子,海浪拍打着雪白的混凝土,但动作意外地轻柔,就像此刻拍打着他脸颊的海水。

苏沐橙拉着叶修落入海中。

被海水包裹的一瞬,叶修想到了有关人鱼将被迷惑的人
拖入水中淹死的故事,然而此刻他莫名地相信这条人鱼,她与他相握的手无比温暖。

一人一鱼像沧海中的一粟般下落,海面越来越远,渐渐只剩下一片光斑,叶修回忆起那天的梦,突然升起一丝恐惧。

苏沐橙似乎发现了叶修的走神,微微透明的红色尾巴“哗”地在他面前掀起一片浪花,叶修这才发现苏沐橙白皙的腿已经变回了他最初见到的鱼尾,他还惊异于人鱼的变化能力,就感到一只手轻轻捏起他的下巴,柔软的唇贴了上来。

带着海水气息的氧气涌进肺部。

“跟着我。”苏沐橙笑了笑,嘴边冒出一串泡泡,两人向更深的海域游去,这时的水压对两人仿佛没有一丝影响,冰冷的海水意外地温暖,仔细还有鱼儿在两人身边游动,轻纱般的尾巴拂过叶修的脸颊。

叶修从没来过这么深的地方,阳光已经完全没了踪影,偶而闪过的无非是发光的鱼和浮游生物,还有苏沐橙轻轻摆动的鱼尾。

直到两人终于停止了下落,身下是珊瑚丛和微微发亮的海冰,洁净得没有一丝污染,甚至还能看出里面沉睡的人影。

那是一个面容与苏沐橙有些七八分相似的少年,叶修只看见少年有着属于人类的双腿,进了些才发现少年手臂上细小的红色鳞片。

他是一只半人鱼,人鱼和人类的混血儿。

“我的哥哥,”苏沐橙看着少年仿佛只是睡着了的脸,眼中已经没有了悲伤,只是深深的怀念,“他为救我而死。”

叶修看着他的神情,柔和的仿佛是在微笑。
苏沐橙忽然贴近,渡给叶修一口氧气,暂时离开了他。她的薄唇微微张合,竟然是在唱歌。

……

苏沐橙歌唱一向是用古老的人鱼语言,但是叶修居然听懂了她的意思,她在歌唱她出生时第一眼所看到的太阳,而与她一同出生的男孩牵起她白白软软的小手,浪花拂过他们的脚面。

多年以前,有一位人鱼学家提出过一项假说,指出人鱼的体色可能与出生后一段时间内所处的环境有关,叶修觉得他可以明白,为什么苏沐橙有着罕见的红色鳞片了。

因为那是阿芙乐尔女神的裙摆。

叶修闭上眼睛,他听到她唱出男孩的名字:万物复苏的苏,栉风沐雨的沐,一叶落知天下秋的秋。

他还看到一个少年向他们走去,他的眉目隐入光影,看得不甚清晰他听到少年唤着他们的名字。

“瞧,又是我赢了,沐橙帮我记下来。”

“嗯。”
“喂喂别太嚣张啊,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总有一天我会赢回来!”

“拭目以待咯沐秋大大~”

少年的家在一座滨海城市,自从偶然间认识了混血兄妹后,苏沐秋就时常趁少年父母不在家时溜进来和少年抢游戏机,后来苏沐秋带着妹妹在人类城市靠打游戏来维持生计,已经是许多年以后的事了。

苏沐橙在把她的过去唱给叶修,人鱼是用歌声绘画的种族,一笔一划都浓墨重彩。

于是叶修看到了海边三人并肩走过的脚印,车水马龙的城市街道,苏沐秋洗的皱巴巴的衣服,而最美好的一幕,是少年和苏沐橙执手,苏沐秋在人群中起哄,晚霞氤氲,深红的花朵在她发间盛开,将笑容都映成暖色。

有一瞬间叶修仿佛就站在那里,少年脸上的光斑渐渐暗去,而叶修也终于看清了少年的眉目。

少年白面黑发,面容有如泼墨山水,透着一股子灵秀,然而叶修看着少年,熟悉感扑面而来。
这是他每天都会在镜子里看到的,自己的脸。

“那个少年是我?”他被苏沐橙拉着游向海面,对方听到问题还微怔,随即点了点头,“三十年前。”

“我……”叶修有点想说今年他还没有三十岁,然而苏沐橙没有听他说完,一双手已经捧住了他的脸。

一个温柔绵长的吻。

叶修读过双博士学位,写过论文无数,号称研究所一哥的大脑在一瞬间洗白,口中被一条生涩的小舌勾着,他的手插入苏沐橙柔软的头发,加深了这个吻,苏沐橙的呼吸也不再游刃有余,而是变得急促慌乱,等到叶修放开她时,两人差不多都要窒息了。

苏沐橙鱼尾用力划动,两人一同浮出水面,叶修扶着墙大口呼吸,苏沐橙已经变回人形,回了窗子里,等叶修平复了呼吸去找她时,后者披着叶修的衣服在他下水是拿的袋子里翻找,半晌摸出一块镜子,样式有些过时,但明显被保存的很好。

“小的时候,我和哥哥总在海滩上捡一些漂亮的小石头。”苏沐橙用衣袖擦了擦镜面,眼神温柔:“后来有一天我被碎玻璃划伤了手,你就不准我再乱捡东西,还送了这面镜子给我。”

“以前的我”叶修停了一下,说道,“……一定很爱你。”

叶修想起那幅画,简单的钢笔线条,寥寥勾勒出少女宜嗔宜喜的笑脸,右下角的“叶修”两字说不上漂亮,但却分明透着一股认真,像是在对待最珍贵的物事一般。

苏沐橙点点头,眼泪落了下来叶修这次伸出的手没有被阻拦,他触摸到人鱼脆弱的脖颈,脉搏声清晰地传到心脏。他的指尖向下,苏沐橙的衣服自肩上滑落,露出线条优美的锁骨和上半身。

人鱼的耳尖微微发红,身体有着小小的颤抖,但并没有阻止叶修的动作。

————————————————————————

我大吉一个奶黄包撂在这,下章不开车我就……我就……把奶黄包吃了再开
不开车?不存在的!.jpg

【王叶】Besieged City(五)

·朝六晚六,生活规律
·黑道paro
·日常ooc预警
·又名本文最大的坑的后续,作者亲笔签名
·剧情比感情值钱预警
       
 ————————————————————
   
(五)

“这么相信我啊,”叶修靠在椅背上笑,“悬赏两个亿的魔术师大大,卖了值很多钱的吧。”

“最高0.91亿。”魔术师大大微笑纠正。

“我这人从不会算错账。”叶修笑。

王杰希怔住,脑中闪过一种可能性。

“神之领域?”

“bingo!神之领域新鲜热乎的追杀令,杀你,两个亿,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叶修打了个响指:“看来你还不明白情况呐,这些人为了弄死你不惜搞出这么大动静,微草“第十区”的总部也不放在眼里,这个数也不算亏了。”

“是我的疏忽。”王杰希老实地道歉,当时他是真的没来得及多想,拿了样本就去找方士谦,根本没想到会牵扯这么多。

“老实说把你弄回来是个亏本买卖,又花钱还摊事,你接到的那个委托很有问题,说明你还在空积城睡狗窝的时候就被盯上了。”叶修翘起腿,笑的很无辜,“身上有什么录音,通讯设备最好拿出来,不然回头小唐送你一枪。”

和当年一点没变,王杰希在心里腹诽,但还是摸了摸自己病号服的口袋,确认没被放进东西才作罢。

“不用担心这里会有窃听器吗?那可不能算我的啊。”

“开玩笑这里老板娘花了大价钱,反侦查全面覆盖,墙壁都是夹心的,大门没密码你拿火箭炮来都轰不开。”

“微草的安保系统也很完备。”王杰希不忘为自家微草正名。

“两码事,”叶修嘴里叼着烟,烟灰落下银白的一串,“你们微草弄了个制药公司给你们折腾。兴欣就这么点大,不整点幺蛾子出来都对不住三个看板娘。”

王杰希:“……”

兴欣B市分部,手术室。

安文逸戴上手套,揭开手术台上的蓝色裹尸布,尸体似乎已经冷冻了很长时间,血液还没有完全融化。

对于死人活人用一张手术台这种事情,安文逸也不是第一天来兴欣,能习惯则习惯,但此时他看着这具尸体,
医生的直觉令他莫名不安。

“别多想了。”门被人推开,苏沐橙抱着蓝猫走了进来,出乎意料地没有像看到试剂瓶或是王杰希那样扑上去,只是疑惑地在苏沐橙怀里伸伸爪子,空气里弥漫的血腥气息让它有些不适应。“抱歉。”安文逸点了点头,继续手上的动作。

苏沐橙点到即止,转移话题道:“你的病人刚刚痊愈了一点就到处乱跑,不去抓他回来吗?这可是叶修交给你的事情。”

“这种情况只有他了解,”安文逸给尸体胸口开了个Y,声音隔着医用口罩有些吞吞吐吐,“他给王杰希用的是Deta因子,这种药十年前就绝迹了,我也一直没有相关资料来研究,胡乱用药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

“哦?”苏沐橙挑眉,“你倒是谨慎,怪不得这么重要的事情叶修会交给你。”

“分内之事,”安文逸只当她说的是王杰希,“况且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可有些人不这样认为呐,”苏沐橙眸底笑意渐深,葱白手指在仔细消毒过的手术台上划过,“我记得你刚刚说,Deta的研究材料不足?”

“什么意思?”安文逸的手微不可闻地抖了一下。

“现在你手术台上的人,是当年空知林防疫组的成员,也是目前为数不多被证实的,注射过Deta的人。”

“UT307是一种罕见的冰川病毒,致死率极高,目前唯一有效的治疗方式是Deta自愈,然而Deta因子十年前昙花一现后便销声匿迹,这一点也是空知林死亡人数迅速破万的重要原因。”

“在那段时间里,UT307相关药物的价格持续走高,普通的凝血剂都能卖到天价。”

……

“想听什么?”年轻DOC一身黑色燕尾服坐在钢琴边,对这个付了大笔小费的恩客并没多看几眼,“而且我只卖艺,不卖身。”

“三万,买你一首曲子。”王杰希将钞票放在琴箱上。

……

王杰希坐回座位上是琴声恰好响起,对方数准了他走路的节拍,时机掌控的一分不差。

琴声在不大的酒吧流淌,算不得好听,但一片觥筹交错中也没人在意自己耳朵里是什么,王杰希坐在光线稍暗的地方,手指沾了番茄酱写写画画,即写即擦,魔术师的手很快,摄像头不会捕捉到任何字迹。

用音阶做明文密码,这种加密方式通常保密性很差,可也最有效,一曲终了,王杰希闭眼靠在椅背上,整合着头脑中的信息。

“苏,刚刚那位先生给你点了一杯威士忌。”服务生递来毛巾和酒。

年轻人接过杯子一饮而尽,碎冰在金色液体中跳跃,像是退潮时海面的泡沫。他用毛巾抹了把脸上的汗,向王杰希走去。

“看在酒的份上,在额外赠送一个小礼物,”年轻人模样清秀,有点像混血儿,“这批药‘嘉世’也有份。”

“人数呢?”

“48人,4个小队,”年轻人笑笑,“不过阿修也会去,他说上次你们人多打不过,这次你自投罗网,他可就不会再放过你了。”

……

那是王杰希第一次见到这个年轻线人,第二次是一年后在微草的“代言人”那里拿到的报道,苏沐秋因走私危险药品,被黑白两道同时下追杀令,潜逃数日后被发现死在千波湖的G市。

“微草的势力不像蓝雨,大半都是洗白状态,当时的情况我了解的确实不多。”王杰希皱眉,“他是冤枉的?”

“……是,也不是。”叶修将嘴里的烟拿下来捻灭,王杰希突然自男人的身上感受到一丝异样的情绪,像是在难过。

“但无论如何我都相信,沐秋没有做错什么。”

————————————————————————

镜头切的摄影师要求加鸡腿……
什么时候让你们意识到自己在坑里……?
当我没说.jpg
微笑.jpg

【叶橙】泡沫之恋(二)

        ·朝八晚六,生活规律
        ·日常ooc预警,私设预警
        ·主叶橙,微伞修橙预警
        ·西幻背景
        ·人鱼paro
        ·科学家叶×人鱼橙
        ·短小,两三发吧我估计

        ————————————————————————

        (一)

        “所以你是真的见到了一条红色人鱼?”研究船底舱医务室里,黄少天插着氧气管安睡,喻文州垫着一块瓦楞板正在写他们的报告,“这是个大发现,以前虽然也有类似的记载,不过目击这是第一次。”

        “文州,是那条人鱼救了我,”叶修盯着天花板,“还有少天。”

        喻文州手里的笔停了下来。

        叶修和黄少天的获救,目前在研究组还是保密状态,叶修失联后,两人把研究船上的工作人员分散开去搜救,过程持续了有六小时,最后在沿海洼地上发现了昏迷的两人。

        综合他们两个当时的情况——氧气剩余,体力消耗,以及水中已被证实的神秘生物。他们获救究竟和什么有关,喻文州用膝盖想都知道。更别提此刻叶修没说出口的话。

        “人鱼”这一种群自被证实后,这种美丽,神秘又罕见的生灵一度引发了海洋开发相关的投资热潮,虽然政府明令贩卖人鱼是犯罪行为,但也丝毫无法阻止一条人鱼在黑市上卖到天文数字,喻文州清楚一条红色人鱼的出现会引发多大的轰动,但无论是众多的追捕使她不得不四处流离,或者是她被人抓去成为实验桌上的标本或富人的玩物,都不是叶修想看到的。

        他听得出叶修对他说出红色人鱼的存在时,不加掩饰的犹豫和担忧。

        人鱼,古老传说中用歌声引诱航海者,将其拖入水中淹死的妖物,美丽到危险。

        “下个月你弟弟来看你,我得让他准备喜帖。”喻文州最终只是笑笑,将刚刚写好的报告丢进碎纸机,“少天水土不服,研究工作看来是无法进行了,休整两天,我们就返航吧。”

        “……”叶修闭了闭眼睛,他明白好友刚刚放弃了什么,“谢了,文州。”

       “叶修。”喻文州摇头,在他对面的床上坐了下来,缓缓开口:“我小的时候,这里还没有这么多考察船,听我爷爷说,更早以前,这里要更加宁静。”

        “后来未知成为已知,虚幻照进现实,警告变成戏言。”

        “这是福,还是祸?”

       ……

        考察船比预期的多待了几天,期间喻文州对外宣称初次出勤的黄少天不适应海上环境,研究无法进行,于是这下连假报告都省了,等两人身体恢复正常后宣布返航。所幸黄少天只是缺氧,睡上一觉就恢复的差不多了,叶修……根本什么事都没有,只不过是能偷懒一天是一天,这要是韩文清在船上一定把人扔下去洗海水澡。

        不过回来之后叶修要面对的事情,和去泡海水也没差多少。

       “卧槽!”叶修嘴边的烟差点掉下去,“老韩你说什么?”

       “旧址那边最近规划着拆迁,旧资料这两天就得搬出来。”韩文清瞪了他一眼,“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黄少天休病假你还来劲了是不是?”

        于是游戏还没打爽,觉还没睡够的叶修顶着黑眼圈和杀气上了研究船。

       “早啊,”熟悉的驾驶室,喻文州靠着窗玻璃给他打招呼,张新杰的脸自他身侧勉强入镜。

        H市海洋开发公司旧址修在望海山上,三十年前因为特大海啸引发地质塌陷,目前70%在水面以下,过去由于经费庞大一直没有动作,前不久才得以拨款进行,叶修他们还八卦过谁会倒霉催的被踢去水里挖资料,结果自己就拔了这个头奖。

        不对,还有个喻文州,要死一起死。

        “按照分配,我负责水上的部分。”喻文州微笑,“准备好下水了吗叶队?”

        这次行动鉴于难度太大,外勤部出身的叶修被委任队长,不过他本人完全没有一点队长的自觉,此时正揪着看起来手有缚鸡之力的王杰希叫嚣要跳海。

      “乖,穿上潜水衣再跳。”王杰希连连躲避,三人乱七八糟穿上装备,喻文州拿着登山镐翻进了变形的窗户,叶修则下了水,然而回头就看见王杰希也跟了下来,不由疑惑。

        “水下有70%,比水上多了一倍,我仔细考虑了一下,觉得这种事还是平均分配的好。”通讯器上显示出一条消息。

        叶修也不客气,点了点头,两人循着电子地图进了开裂露出钢筋的走廊两边倒着的门大都已经锈烂,长满藤壶和海草,叶修走了进去,这似乎是一个研究员的卧室,除了金属的床和固定在墙上的写字桌再无其他,叶修翻开抽屉,顿时被里面的水生植物恶心的够呛,勉强有一些像是笔记的东西,已经烂成一团,没法辨认了。

        两人沿着走廊一间间搜索,似乎是电子元件的东西锈得只剩外壳,纸质笔记翻都翻不开,唯一像样的东西是一些塑封过的研究资料,不过塑料外皮也都已经开裂,能辨认的有限。

        “这里在三十年前就有人来过,虽然他们没深入过这种地方,不过也应该没什么东西剩下了,我们……”叶修给王杰希发消息,突然感觉到他在敲自己潜水衣的外壳。

        “那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叶修不由愣住。

        角落里闪着一片光亮。

        是一面镜子。

        “滴——”王杰希手上传来接收消息的提示音,是喻文州发来的。

        “到上面来。”

        两人以为是喻文州出了什么事情,三人里只有喻文州是地地道道的研究人员,体力跟不上头脑,一时间叶修和王杰希飞快上了船,脱了潜水衣就攀上水泥墙奔赴喻文州发来的位置,然而让两人放心的是喻文州只是呆站在一处倒下的混凝土板上,看起来不像受了什么伤。

       “出了什么事?”叶修满头的汗,这时才摘下护腕去擦。

        “叶修,”喻文州背对着两人,声音有一丝颤抖,“我记得你和我描述过那条人鱼长什么样子。”

       “什么人鱼?”王杰希疑惑,然而叶修已经愣了。“你还有个叫叶秋的弟弟,可我和你搭档了快五年,你的字迹我不会认错。”喻文州慢慢回过身来,手里是一幅肖像画。

        “三十年前的画上,为什么有叶秋的名字你的字迹,还画着一条救过你的人鱼?”喻文州说着脸色已经越来越白,两人赶紧去扶他。

        “我……我真不知道。”叶修展开画,少女熟悉的美丽脸庞映入眼中,当然更令他汗毛直立的是一角的名字:“叶秋,苏沐橙”

        “苏沐橙?”王杰希像是想起了什么,惊道:“她不是……”

        “叶修……”远远地似乎传来一个声音,叹息着说出一个名字,同时在海底迷惑过不知多少人的歌声悠悠响起,不同的是这一次只有一个女声在轻唱。

        喻文州终于昏倒,王杰希动了动手指似乎想挣扎,
最终也闭上了眼睛,而叶修回头,就看到少女站在水中,湿漉漉的橙发披在肩头,下身也没有了鱼尾,取而代之的是修长笔直的白皙双腿。

        “叶修……”

        画里与画外的两个少女对他露出微笑。

        ————————————————————————

        王叶没有,叶橙一个!

        总算赶上了……(身体被掏空.jpg)

一个碎碎念

王叶去哪了……好吧我说我写完了没来得及打会不会有人信(向手写党主席余秋雨老师看齐)
溜了溜了